周杰︰戲里戲外的“新歡舊愛”

樓蘭


曾听一位朋友笑言,為了趕得上看北京電視台黃金時間的電視劇《少年包青天》,他曾“打的”往家里跑,《少年包青天》的火爆勢頭 可見一斑。周杰當初以《還珠格格》中“深情爾康”的形象走紅,飾演《少年包青天》中的少年包公使他再次品嘗了做明星的風光。為 了突破古裝形象,他最近在電視劇《準點出擊》中,以現代青年的造型亮相,扮演一個年輕有為的電視台導播。遙想當年剛出道時無人 問津的窘迫,如今的他真可說是紅運當頭。


“包公”不怕臉兒黑
《少年包青天》抓住了人們急于探秘的心理,講述了包公少年時的幾個斷案傳奇。原先計劃請吳奇隆來演包公,卻不想吳本人怕造型太 黑難看沒答應,于是曾在《還珠格格》里火了一把的周杰出馬挑戰。每天光包公的造型都得花上一個小時,周杰的臉涂得黑黑的,還得 貼上一個月牙,說起這月牙,周杰對記者大叫︰“我都快神經質了,老是照鏡子看月牙還好嗎,搞得有次接受電視台采訪,拿過鏡子心 里一驚,糟了!我的月牙呢?其實根本身上穿的是現代裝,我忘了還以為在片場拍戲呢!”

因為吳奇隆害怕包公那一張黑臉破壞他的形象,所以辭演,難道周杰不怕嗎?周杰對記者︰“在這部電視劇里,觀眾看到的將是一個區 別于以往的、完全不同造型的包拯。就造型來講,包公的臉雖然比常人要黑一些,但不是黑鍋底那樣黑,而是一種有點棕中帶紅的膚 色,我倒是覺得蠻潮流、蠻有時代特色的。尤其是服裝,做工十分考究,顏色也很有特點,很適合一個健康活潑、青春向上的少年包拯 形象。如今年輕人的審美觀有所變化,少年包拯的臉是健康的顏色。”

“錢不是衡量一個人價值最重要的標準,我覺得劇本很重要,人不能圖眼前小利,應長遠打算。”拍《少年包青天》的片酬無疑比《還 珠格格》時要多,但比起周杰現時的片酬卻降了一半價,因為這是一個好劇本,包公這人物他又想演,此前試了造型他很滿意,雖然降 了半價,但該劇是內地投資,他的片酬在內地來說已是高價。


> 周杰坦言“清者自清”
拍《少年包青天》對周杰來說不一定是一個很好的回憶,因為在這段時間,他的流言最多。據說由于他態度傲慢終于激怒了記者和制作 人,力數他在拍攝《少年包青天》時犯下的“六宗罪”。

記者就周杰“六宗罪”一事,向他的搭擋李冰冰詢問,李冰冰則認為︰“我本人從未向任何媒體述說過周杰的任何‘罪狀’,因為上述的 所謂‘罪狀’在我看來是根本不存在的。周杰是一個做事較勁兒認真的人,在與人交流時爭得面紅耳赤的事是有的,有時言辭甚至會很 激烈,讓人一時無法接受,但我認為這只是一個方式方法的問題。”

周杰為人處世不太注重掩飾自己的情感,因此常常會得罪人,他回答記者的提問時用了一句《少年包青天》的台詞“清者自清”。“我 不是那種刻意對誰都扮笑臉的人,如果說那種人的藝德好,那我是否也可說他是虛偽呢?我周杰在沒出名時是這樣,出了名還是這樣, 從來沒變過,只是因為現在我是明星了,大家就會從另外的角度評價我。當然,藝員從來都是要受人評論,我會用平和的心態去看這件 事,我覺得不管人家說什麼都屬正常,說明人家在關注你,隨著時間過去,事情一定會真相大白,所以我用不著站出來說明什麼。”

在劇組里,有時周杰會同導演、編劇爭執,其實這樣有某些演員眼里會得罪人,可是周杰不這樣認為︰“我覺得這是對觀眾負責,正常 情況下,演員在劇組所做的一切觀眾並不知道,觀眾只關心你塑造出的角色,角色演好了,才是我的奮斗目標,所以演員不能機械地按 照劇本圖解人物,而應該創造性地賦予人物鮮活的生命。有時我與導演、編劇就一些學術問題進行討論,甚至爭論,都是十分正常的 事,一個劇組只有創造了這樣的創作氛圍,才能充分發揮每個人的創作熱情和潛力,詮釋好角色。”


時刻準備著
正如周杰他自己所說,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。其實,周杰很注重自己的形象,每次的記者見面會,他都要花不少心思去注意自己言談舉 止。有一次,短短的一個記者會,他居然換了四套衣服,而其他演員甚至連前港姐亞軍原子至始至終都未換衣服,僅在間隙補補妝而 已。周杰真不愧為“偶像明星”,深諳在影迷面前營造氣氛之道,不時向場外影迷揮手致意,並擺出各種姿勢讓她們拍照。周杰與記者 的對話,從容不迫,侃侃而談,真有自己的一套,不過,他的眼楮會不時露出狡黠的笑意。

娛樂圈可以說是一個新聞傳得最快,也最容易走樣的圈子。周杰面對各種傳聞有著一套自己的處理方法。周杰答道︰“我的傳聞很多, 這很正常,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面對任何新聞,因為我是一個演員,如果演員不具備這個心理素質,就別做這一行。我不怕跟記者 說,我希望自己60歲甚至70歲你們還出我的緋聞,這至少說明你們還關注我。說我是好是壞都不重要,但不要無事生非,其實我不在意 你們無中生有,但關鍵是這樣一來觀眾會對我有誤解,面對某些人的炒作,有些觀眾信以為真,這是對他們最大的傷害。”

周杰對如何做一個好演員非常有感觸︰“由于演員是公眾形象,對觀眾尤其是年輕一代應起著良好的示範作用,所以他得做出很多犧 牲,自己的一些生活嗜好必須先問問能不能起到好的引導作用,會不會有什麼負面影響,比如做演員的能不在公眾場合抽煙就不要抽。 這都需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。”

要想在娛樂圈混出來,個性隨和特別重要,可是周杰偏偏在圈內以“比較有個性”而聞名,談及明星的個性時,周杰說︰“每一行都不 容易,而演藝圈這行尤其艱辛,主要是指演藝圈中特殊的環境之下,人際關系比拍戲重要得多,有朋友說我很直,很有個性。所謂個 性,就是說我明知道堅持某種東西會遭到別人的反對,但我仍不會放棄。如果有一天我變得圓滑了,也就沒有周杰的風采了。”


周杰的“新歡”與“舊愛”
《少年包青天》中,周杰與李冰冰是一對琴瑟和同的“愛偶”,對一名演員來說,能夠賦予角色一些新鮮的東西,本身也是一種樂趣。 但是周杰在生活中卻有些不如意,如今他也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,卻依然孤身一人,是否在成功的背後也有一種失落感呢? 周杰說︰“我特別鐘情拍攝武俠戲,並喜歡操搶弄棒親自上陣。願望太多了,反倒像人們說的,魚肉熊掌不可兼得。所以,除了演戲, 其他一切都很平淡。當然,他也渴望美滿的愛情生活,期盼一份真摯的感情,花前月下、柳蔭溪邊,那也是一種美麗,可就目前來講, 一是缺乏緣分,二是根本沒有時間。不用說感情愛情,連親情都很難享受到。”

談及自己的感情生活,周杰直言不諱自己是“多情公子”,但是他沒時間談戀愛,他反問︰誰願意跟一個一年四季一天到晚不停拍戲的 人拍拖,總不能老是煲電話粥吧?而且我現在總是擔任重要角色,就沒時間休息和談戀愛,見不著人,這戀愛怎麼談?其實我也想有女 朋友,在我完全沒有任何時間陪她的情況,她可以容忍我,在背後默默支持我,並且不變心,甚至願意嫁給我,這樣的女孩便會是我的 女朋友。”

可話雖如此,劇組的人還是發現了周杰的幸福生活,有一天《少年包青天》劇組傳出一個轟動性的消息︰周杰的女朋友法提麥•雅琦來 劇組探班了!消息一出,為一睹“杰妹”風采,一時間雅琦成了許多媒體追逐的焦點。

雅琦很大方地向記者“坦白”了與周杰相識的前前後後︰“我與周杰相識于1999年1月下旬,當時《還珠格格》第二部拍攝即將結束。那 天劇組在北影廠明清一條街拍攝紫薇眼楮復明那場戲,我去片場探望趙薇。”也許是緣份使然,記得當時有個報社記者給周杰拍照,但 沒人打反光板,見雅琦在一旁站著,記者就請她幫忙。拍完照,周杰走過來說︰“謝謝你了,小妹妹,你長得這麼漂亮,應該去學表 演,說不定會成大明星呢!”周杰還要說什麼,趙薇打斷了他︰“周杰,你的眼光就這麼差呀,人家雅琦可是藝術學院的大學生,都主 演了好幾部電影了。”周杰只好尷尬地說︰“我說的並沒有錯啊,一眼就看出她很有發展潛力嘛。”

此後,見面次數多了,彼此熟悉,說話也就更隨意了,但每次都是不期而遇,而非刻意按排。雅琦回憶︰“有一次周杰對我說,咱倆交 個朋友好不好?我知道他在開玩笑,就說,好哇,不過我有許多異性朋友的,要排隊呀,你可老遠了。周杰笑道,可以後來居上嘛!不 久,周杰寫真集和生日會,我都應邀參加,生日會發蛋糕時,他對我說︰‘你能來參加,我很高興。’我說︰‘其他人來祝賀,難道不 高興?’大家都笑了。”

“那次我來劇組探班,根本不知道周杰演包公。看到大家的神情我知道自己不說話是不行的了,就對周杰說,我叫你杰叔得了,別人就 沒有什麼猜疑了。周杰就笑。”

其實愛情也罷,友誼也好,傳聞的真假並不重要,反正周杰對這件事很看得開︰“為什麼非得如何如何呢,大家在一起開開心心,多 好,好朋友嘛!”





Back Home Next